• 要开学了哭卿卿,明天赴往刑场前先甜死自己!!!

  • 宇宙无敌小甜饼,ww不到一小时的产物,ooc请原谅

初秋的太阳依然醒得很早,五六点钟的阳光漫过宇宙到达地球,把天空折射成一片蔚蓝。

格瑞推开卧室的房门,轻声叫着床上熟睡之人的名字“起床,金。”他掀开被子的一角,将里面窝藏着的脑袋露出来。璨金色的头发被它主人不安分的睡姿折腾了一晚上,此时此刻乱糟糟地竖着。被子里蜷缩的人哼唧了一下嘴巴,含混着应了一声又没了动静。

格瑞看了一会儿金的睡颜,见他没有醒的意思,便起身离开卧室。过了几分钟,他再次推开房门进来,继续执行叫醒金的艰巨任务。“早饭准备好了,金。”

床上的人终于决定离开周公,费了好久才勉强支起身体却依然无法睁开眼皮。金迷蒙着眼,绵软的少年音带着未清醒的沙哑:“唔……格瑞?几点啦?”

“还早。”格瑞看向床头,一摞叠得整齐的衣服让他有些微愣。他的手顿了一下,将衣服拿过来,挑了一件T恤套在对方翘着呆毛的脑袋上。金下意识地伸直胳膊,方便对方把衣服的下摆拉下来。

格瑞看着金迷迷糊糊地抓着衣服一件一件地往身上套,时不时伸手去帮他整理一下衣服的褶皱。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挤出一句:“昨晚的衣服叠得不错。”

“呜哇!是真的吗?格瑞你难得夸我一句哎!”金的精神瞬间抖擞起来,两只蓝眼睛激动得好像要蹦出几颗星星,他掀开被子,抓住格瑞的胳膊可劲地摇晃,“有奖励吗格瑞,求你啦!”

格瑞伸手顺了顺金脑袋上执着地杵着的金毛,认真地想了想。他俯下身,在金的耳边轻轻呼气:“闭上眼睛,金。”

几乎可以预知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金抓紧了对方的胳膊,脸颊飞快地涨红成一只可爱的柿子。他有点紧张,呼吸颤颤巍巍,温热的吐息喷洒在靠近金的格瑞颈间,微颤的睫毛密如蝴蝶,合起时若有若无地扫过他的脸颊。

金仿佛听到了一声轻笑,就在他打算疑惑地睁开眼时,嘴唇贴来的温热让他瞬间僵住了身体。对方似乎也有点害羞,只是触碰着金的唇瓣,接下来就是单纯的不想分离地轻蹭。

少年的格瑞身材匀称,身体上虽然都是结实的肌肉,嘴唇却意外的柔软,好像过姐姐买给金的软糖。金像对待软糖一样对待格瑞的嘴唇,他咬了咬那块糖,堵住对方的双唇之后,舌尖挤进唇瓣之间。然而还没等他进入,格瑞突然前倾身体顺势将金压倒在床上,他的吻不再像之前那样温情,如暴风雨般猛烈,在金的口腔内肆意地攻城掠池。

金喘着气,在格瑞离开他的嘴唇之后差点没哭出来:“呜哇……我,我刚刚差点,喘不过气了……格瑞你,你你你你你就不能对你的老友兼恋人温柔一点吗。”

格瑞起身整理好金的床铺,说了一句快点去吃饭就步伐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格瑞好害羞啊,走这么快。金歪了歪脑袋,舔了舔嘴唇上微凉的液体,好像真的有甜味在味蕾上散开。他重新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嘿嘿嘿笑出声来,不自觉地弄乱了格瑞刚理平的床单。

格瑞,我看见你的耳朵红啦。

这样的话,算不算是承认了呢?

 ——————————————————————————————

翌日。

“格瑞,昨晚的衣服我也整理好了!我要奖励!”

“……”

“亲亲我嘛,格瑞。”

“……嗯。”


评论
热度(20)

夕阳下的碎玉

主凹凸厨,瑞金、安雷、米优、好茶不逆不拆。喜欢APH和终炽,三次元中喜欢非正式会谈(从头追到尾:)和霉霉。画渣文渣,但我会努力的!嗯…最后,金他是我的天使❤❤❤最喜欢他

© 夕阳下的碎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