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注意

·高中住宿生设定,两人交往中

·设定住宿生两周休息一天,有作业

 

 

“安迷修,”语文课刚打完下课铃,雷狮坐到安迷修桌子上跷起一双二郎腿一副大爷的样子,“语文大休卷子借我抄一下。”

“又来?雷狮你昨天干嘛去了?”

“哎呀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怎么能放过这个打游戏的机会呢?我不是故意不想写的,只是没有时间了而已。”

“少来,也没见你平时少玩了。你以为我没看见你每天晚上被窝里都有亮光。”安迷修觉得有必要好好治治这人的毛病不能惯着,“不借,自己写。”

雷狮眉头一皱发现安迷修一脸正气凛然满脸写着“此路不通”,无奈地叹口气说:“好吧,那你把台灯借我用一下。”

“你要我的台灯干什么?”

“晚上在被子里补作业啊,我台灯没电了。”

“啊?可我还要用它整理学生会的文件,运动会的资料明天就交。”

雷狮皱着眉毛扭过头留给安迷修一个侧脸独自沉默许久,然后突然来了一句惊天之语:

“今晚我到你床上去。”

“……等等??!!”

“晚上咱俩用一个。”雷狮一脸正直地分析,“在下铺容易被发现,安迷修你不是在我的上面嘛,上铺容易遮挡视线啊,所以我去你床上被发现的几率更低。行了你闭嘴我不听解释就这么决定了!晚上洗好躺床上等我来临幸你哦我的小骑士。”

安迷修顺着他的思维认真想了想似乎真是这么回事但还是觉得有伤风化,然而雷狮一口气说完马上就溜回了座位,下一秒打响的上课铃让他不得不将涌到嘴边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在一旁看完全程的嘉德罗斯面无表情:“你们如胶似漆黏了这么久终于要同床共枕了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

 

晚自习下课和宿舍楼熄灯之间有一段洗漱时间,安迷修洗完澡后将头发擦干时莫名想起雷狮白天说的那句话,脸瞬间红成一只番茄的同时不断地小声默念:“不是为了他洗澡不是为了他洗澡我只是掐指一算今天是个黄道吉日才洗澡的才不是为了和雷狮睡觉才……”

“安迷修你好了没?”雷狮的声音吓得出神的他一个激灵,“还有五分钟熄灯你是准备只让我洗个脑袋吗?”

“好了好了我已经洗完了抱歉!”安迷修将雷狮的洗发水放在置物架上后连忙穿好衣服走出宿舍的小浴室,“洗发水我给你放上去了你直接用就行。对了,”他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晚上十点半之后你再上来,可别睡着了。”

“这么晚?”

“还不是怕你被舍管抓到扣班级的纪律分!那个时候舍管都睡着了能安全一点。”

“啧,事儿多。”

“不服你就别用我的灯。”

 

临近十点半,宿舍外手电筒的余光掠过两次后,安迷修听到床底下传来的刻意压低的声音。

“歪歪,最后的骑士?这里是海盗雷狮!”

“雷狮别玩了,补个作业还打暗语你以为你是特务交接情报的么。”

几秒后,侧躺的安迷修看到昏暗中几本书从下方飞上来后直直地朝着自己的脸砸去,一只白细的爪子从下面伸上来猛地抓住了梯子的栏杆。

“雷狮!你小点声!”安迷修差点被吓出心脏病,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只胳膊上的肌肉微微鼓起,完美地做了雷狮翻身上床的支点。

安迷修将雷狮扔上来的书摞齐,压低声音跟他咬耳朵:“你今晚真要在我床上睡觉啊?”

“怎么?安会长不想睡觉难道想和我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不过你得等我补完作业。”

“不想。雷狮,你到里面去。”安迷修挪了挪身体,在黑暗中对雷狮指了指床靠墙的那一侧。

“啊?你干什么?”雷狮做出惊恐万分的语气。

“没有啦我只是怕你睡不惯上铺半夜一个翻身‘咚’的一声以头抢地吵到我睡觉而……呜哇你慢着点别真的摔下去啊!”

“罗里吧嗦事儿这么多,你把卷子给我抄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不行!你必须要明白不做作业的后果。”

“得了,”雷狮把被子往两人头上一蒙,开了台灯就开始趴着补卷,“我这逃作业都逃了十多年了,这次是碰上你这么个钉子。”

小骑士为了海盗操心操肺,赶紧把被子的边角都捂严实确认不会漏光后才开始整理自己的文件。

 

“几点了?”

“十一点。”

“我困了。”

这大概是雷狮今天第二句令安迷修感到震惊的话,按理说雷狮通宵他是不会奇怪的可今天怎么只是十一点就说困?难道那个“试卷就是学生睡觉的条件反射的开关”这条传言是真的?安迷修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你昨晚几点睡的?”

“十点。”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睡。”

“你能熬到现在也是个奇迹。”

“不管了,”雷狮放下笔又打了个呵欠,掀了被子的一角给封闭的环境换换气,拽过安迷修的枕头趴上去拿个后脑勺对着他,“我先眯五分钟,五分钟后不把我叫醒以后见着我先护住你头上的呆毛。”

“……五分钟能睡什么啊?!”

“……”

好快。安迷修无奈地调了调枕头的角度方便对方睡得更舒服一点,把资料理完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他戳了戳雷狮正向他的后背,摸到了蜷成一团的他突起的蝴蝶骨,“雷狮,雷狮。”

“嗯?”被打扰到睡眠的小狮子发出一声警告的鼻音。

“起来补卷子,你要我五分钟后叫你不是吗?卷子明天要收的。”安迷修想起上次雷狮也是因为忘写语文作业大冬天的被罚在外面站了一个上午,结果感冒了两个星期都没好把他心疼的不行。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但这忽冷忽热的天气还是让人忍受不了。

“……谁要管她……我要睡觉……”雷狮缩了缩身体,发出半睡半醒中迷糊的小奶音。

又来。根据以往的经验安迷修判断这个估计只有他和雷狮妈妈懂得的语气意味着雷狮还没清醒,这种情况下他说什么都不能当真因为他第二天起床就能把自己说了什么忘得干干净净然后揪着他的呆毛问他为什么不叫醒他。

总而言之就是:耍无赖。

估计已经睡过去了。安迷修扶额叹气:“雷狮……你的卷子怎么办。”睡熟的某人回答他的只有细小的鼾声,“你说你不写也就算了,字也这么难看模仿起来这么有难度怎么写?”

自己的男朋友还是得自己宠。安迷修一只手轻轻撑着雷狮的枕头,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将被他压在脑袋底下的试卷。他的手心触到了对方微湿的头发,痒痒的,还没有干,好闻的柠檬香让安迷修微微一笑:这家伙又用了他的洗发水。安迷修的手指顺了顺雷狮的头发,露出尖尖的耳朵。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睡颜。他轻轻靠过去,尽量不发出声音,然后把被子撑起来,屏住本就轻柔的呼吸声,用嘴唇触碰到对方柔软的耳尖。雷狮的身体诚实地抖动了一下,受惊似的耸起肩膀。

 

如果作为替写作业的补偿,一个吻应该不过分吧,毕竟你的字这么难模仿呢。

 

雷狮早上睁开眼的时候是懵逼的。

这白茫茫的一片是哪儿我和安迷修昨晚不会出来开房了吧这里是宾馆吗卧槽?

他微微侧头,却看到嘉德罗斯那张在睡梦中都写满了“不可一世”的包子脸。

原来还是在宿舍。如果没记错的话嘉德罗斯应该在上铺,怪不得怎么觉得这个视角有点高。

雷狮抬了抬手想着先看看现在几点了,结果莫名其妙地被某个不明物体压得死死的,慢慢回想昨晚好像要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想起来了。

安迷修看我不揪光你的毛。

雷狮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这下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让他肾上腺素一个飙升红了脸颊。

傻逼靠得这么近干什么。

他注意到了眼前的人身下压着的东西,毫不客气地抽出来一看发现是他的卷子。写满了的卷子。

睡着的人似乎被他的动作惊扰了几分,发出猫儿似的小小的咕噜声。他的头发被被子卷得乱成一团不知道待会起床要理多长时间,睫毛下有淡淡的乌青,昨晚为了补这个东西应该熬了很久。

雷狮捏着卷子的手用了用力。

他像昨晚那样把被子往两个人的脑袋上一蒙,黑暗中扭着某人的耳朵粗鲁地往脸上吧唧了一口。

谢了。这是奖励。

 

————————

好孩子不要找别人替写作业哦,认真写完作业才是正道。

评论(4)
热度(50)

夕阳下的碎玉

主凹凸厨,瑞金、安雷、米优、好茶不逆不拆。喜欢APH和终炽,三次元中喜欢非正式会谈(从头追到尾:)和霉霉。画渣文渣,但我会努力的!嗯…最后,金他是我的天使❤❤❤最喜欢他

© 夕阳下的碎玉 / Powered by LOFTER